当前位置:主页 > 678图库彩图 >

新浪高管涉嫌受贿互联网公司的腐败到底有多严重?

发布日期:2021-09-12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互联网行业掀起“反腐”风暴。根据中国大数据产业观察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在过去5年的互联网领域反腐案件高达210余起,共涉及16家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京东、阿里巴巴、百度、乐视、360、优酷土豆、58同城、去哪儿网、大疆、暴风集团、美团、小米、字节跳动、滴滴出行、ofo等,累计涉事人员将近500人。

  对此,未来网记者将互联网巨头们的反腐案件做了盘点,大厂高管腐败的事儿真不少。

  一份由新浪集团合规监察部人力资源部发出的通报显示,原微博品牌市场部高级公关总监毛涛涛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严重侵害了集团的商业利益,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根据集团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决定给予毛涛涛开除的处分,不得再行录用。集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目前,集团合规监察部仍在配合公安机关对该案进行调查。

  简历显示,毛涛涛于2010年入职,先后任职于微博集团市场公关部、微博公关媒介组和微博品牌市场部等。公告中称,毛涛涛作为集团老员工,并长期担任重要部门的主管,未能以身作则,面对利益的诱惑失去原则、失守底线,令人痛心和遗憾。对本案的查处再次体现出了集团对于舞弊行为“零容忍”的态度,请大家引以为戒,以法律法规和集团规章制度为准绳,切勿跨越雷池半步,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2月24日,有媒体爆料称快手前副总裁、社区内容研究院负责人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在离职之后被逮捕。除了其本人,多位下属也被卷入。对此,快手方面回应情况属实。

  资料显示,赵丹阳于2015年2月加入快手,曾任快手公司副总裁,在快手任职期间,快手的整个内容审核评级系统由赵丹阳负责搭建,而平台的内容审核评级系统权力较大,基本掌握了内容的分发权和推荐权。

  如今,快手已经实现上市的梦想,成为了“短视频上市第一股”,其中直播业务构成了快手的主要营收来源。然而,过度依赖头部主播、直播带货翻车现象频发、假冒伪劣等问题也给快手直播电商的发展带来挑战。

  今年二月份,7万亿市值的互联网巨头腾讯,打响2021年互联网领域公司内部反腐第一枪。2月2日,腾讯集团发布反舞弊通报,有100余人因违反“腾讯高压线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此外,37家外部公司被腾讯新增纳入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其中多名员工利用职务便利谋私利。腾讯原OMG娱乐资讯部员工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供应商好处费,并与供应商串通,侵占腾讯公司财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被公司辞退。同时,该员工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媒体报道,2020年11月份,阿里巴巴内网通报了原菜鸟网络副总裁及地网业务负责人史某严重违规的处分公告。公告称,史某利用职务收受贿赂数百万元,www.513111.com,该案件被定性为菜鸟历史上影响最大的廉政案。

  2020年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了一起员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某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公司强调,坚决打击一切违纪违法行为,对任何触碰职业道德红线的行为零容忍,对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绝不放松。

  2020年1月10日,美团发布2019年年度生态反腐公告。2019年,美团总计查处违纪类刑事案件38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70人被采取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依法逮捕等强制措施。其中,内部员工涉及案件包括收受贿赂、利用职务便利套取侵占公司资金、侵占商户结算款项等;合作商员工涉及案件包括勾结网络黑产、诈骗、盗卖公司资产等。美团表示,在对内部员工贪腐“零容忍”的同时,其也对合作伙伴危害平台秩序、侵害用户利益的变相舞弊行为同样坚持“零容忍”的原则。

  2019年年初,无人机巨头大疆发布的内部反腐公告震惊全网。大疆当时在内部信中表示,在管理改革中意外发现在供应商引入决策链条中的研发人员、采购人员、品控人员中存在大量腐败行为,2018年由于供应链贪腐造成平均采购价格超过20%以上,保守估计造成超10亿元的损失。基于此,大疆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行为的员工有45人,问题严重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直接开除的共计29人。

  2018年8月24日,京东发布反腐公告,公布集团16起反腐败的典型案例,其中3名员工因接受贿赂,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1名员工因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商品,涉嫌“职务侵占罪”,共4人已被辞退并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余12名人员予以辞退处理。

  此外,另据南方都市报2019年8月发布的《互联网反腐风暴》报告,2019年前7个月共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共涉及220余人,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

  反腐形势严峻,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把内部反腐当作重要工作来抓,相继设立专项部门,比如阿里设立廉正合规部、百度成立职业道德委员会、京东有内控合规部等。

  早在2009年,阿里巴巴就成立廉政部,是较早专门成立自身反腐部门的互联网公司。2012年阿里设立的集团一级部门“廉正合规部”,被称为是“锦衣卫”的存在。其主要职能为腐败调查、预防及合规管理,该部门独立于各业务线内审及内控部部门,调查权限上不封顶。该部门成立8年时间里,已经查处多名管理层人员,一律点名曝光,纳入公司“黑名单”。包括淘宝聚划算原总经理阎利珉、阿里集团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阿里前副总裁刘春宁……

  腾讯为反腐设置了六条“高压线”:故意虚假报账、收受回扣、泄露公司商业机密、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打听或泄漏薪资等保密敏感信息的行为。每一位员工在入职第一天都会被告知,触到其中一条,轻则免职,重则移交司法机关。

  百度专为其内部反贪行动取了一个名字——“阳光职场”行动,纠察部门名为“职业道德建设部”,内设委员会,由百度元老亲自挂帅,负责监督、核查公司内部员工的违法违纪行为。部门的核心成员均为从事过企业内审、检察官、警察等职业的专业人士,具有高度独立性。在进行腐败案件调查时,“职业道德建设部”不必经过相关业务部门领导即可直接展开调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层汇报工作。

  2016年,京东整合资源设立“内控合规部”,该部门直接向集团CEO汇报,拥有集团唯一的腐败调查权,设有公众号“廉洁京东”。内控合规部将举报的保密工作放在首位,对于举报受理和调查有严格的管控制度和流程。对举报人的个人信息及举报人提供的所有举报材料均严格保密。

  为了防止华为内部腐败现象,华为在内部控制上一共设立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业务管理者;第二道防线是内控及风险监督部门;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底线,是华为的内部审计部,内审部作为华为的“司法部队”,主要工作就是对大小问题,审计到底,纠察不休,只要发现一处裂痕,就必须深挖出后面的根源。

  还有美团的“重案六组”、小米的“监察部”、360的“道德委员会”以及去哪儿网的“内审部”……

  除此之外,多家互联网公司都会公示举报方式,联动内外部力量共同反腐。如今的互联网企业不再是单兵作战,一旦发现某个员工存在腐败行为便可实行“全平台封杀”。

  有权力的地方就会滋生腐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企业的腐败风险也愈加多元。而互联网公司对腐败事件由往常的“内部消化”,逐渐转变为主动曝光,反腐方式在变,反腐脚步也一直未停。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持久战。